2007年4月12日

:: 歐托拜 ::

有些人得了公主病, 不喜歡騎車或是坐摩托車, 因為戴安全帽會壓爛髮型很龜, 都市車陣廢氣多很髒, 騎太快吹風很不酥湖. 所以到那都喜歡座車. 這些我都同意而且百分之百贊同, 但我想我有時還是喜歡騎車.

戴了四年的白色四分之三半罩安全帽, 上面貼滿貼紙, 雖然大多數都被刮爛, 但是橘色Texas是我妹的學校我很驕傲, 綠色starbucks是小高中打工時順手牽羊的紀念, 黑色蜥蜴圖騰是在三蕃市peer39 買的是為了高中ICQ的暱稱gecko. 這些符號構成了我獨一無二的安全帽, 雖然已經爛了而且可能是造成雄性禿的元兇, 但我還是很喜歡. 記得剛買這頂的時候, 老大每天對我說 "警察先生, 我煞車線都已經拔掉啦!" 那個時候的他, 很喜歡看愛情靈藥, 那個對飛天狗屎開槍打爆的腦殘A書故事.
男生騎車一定要戴口罩, 這是我從我大三抽學伴認識的朋友身上學到的第一課. 於是我口罩幾個月就會換一次, 學院派黃綠格紋, 咖啡色少女水玉, 大學時代小熊(?), 禪風中國草書, 很多很多素色燈心絨還有在墾丁時候戴的藍白小間格. 髒了就洗, 再髒就丟掉, 反正台灣很方便一個30兩個50, 換個口罩換個心情. 很廉價的轉換心情方式吼:)

大一去台中開始學騎車, 大一下開始借車趴趴走, 大二買車結果訓車就殺去東海, 自以為騎不到40不傷車, 殊不知上坡雙載就已經註定了小銀早產兒般的命運. 走過台北台中的台1台3西濱, 去過九族南投日月潭, 一個禮拜去三次日月潭花火節和自以為帥氣的獨自319之旅(結果只去過那一次) . 總而言之, 這台機車充滿了大學時候的回憶, 和學妹, 學伴, 大學同學一起騎出來的. 回到台北以後, 住宅區商業區停車空間不足, 也不再有一個月一百元的地下停車場幫他遮風避雨, 車子被刮的亂七八糟, 小銀不再是最猛的一百cc了, 我也越來越討厭騎車.

今天和大學同學吃飯, 結束後我和coccolegacy同路回家. 自己一台車騎習慣了, 經過基隆和平路口的時候, 才猛想起他要在那邊轉彎回木柵的家, 騎在前頭的我已經過了四線道的和平東路, 回頭看看他, 發現他也轉頭在看我. 我想起來大學的時候, 到了要分開的路口, 騎在前面的人總是會舉起左手揮一揮說再見, 自以為帥氣頭也不回騎走. 我總覺得這樣是一種默契, 哈哈, 大學的時候真是腦殘沒藥醫耶! 自以為是海賊王裡面背影和伙伴揮手道別那幕摧淚熱血場面嗎!? 只是一起吃完蔡家豆花以後的分別而已幹麻搞得那麼熱血沸騰呀!!!!


春節的時候和大學室友見了面, 禮齋3406和朋莊的朋友. 很久沒有見的大家現在都是預財士了, 做兵的大家希望都能順順利利, 忙畢業的大家也希望你們能平安pass. 我在台中時候的家人祝你們一切都好. :P

4 則留言:

Helen 提到...

人說『狡兔有三窟』,
鈞鴻既不狡猾也不是兔子,
阿你怎麼這麼多窟啦???~~~~囧

pe 提到...

我現在還是覺得很酷啊......
這就是默契啊....

塞粒頭 提到...

愛瑞克,你兄弟史瑞克找你

摳摳 提到...

哈哈~~~現在才看到
我的確是在那個路口盼了又盼啊
不過之前會騎太慢好像是在看妹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