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9月11日

:: 911 ::

結束對話, 穿起短褲想要起身往停車場走去. 一個禮拜熱一次車, 順便想把車子換到樓下的免費停車位. 才發現, 台北下了場雨.

可能只有五分鐘, 柏油路都沒有完全濕透, 雨應該就停止了.

很短暫. 就像說出那兩個字一樣是一瞬間的事情.

適應新的生活模式很困難, 比我想像中的困難很多. 應該要為很多事情忙碌, 也應該要放棄很多事情. 然而我們都知道我最不想放棄什麼.

隨機播放Electronia\Dance類別的歌曲, 陶華泰一貫的輕鬆戲謔電子舞曲, 聽了還是可以很開心, 自己走著也是可以的.

五分鐘的雨.


同時紐約正哀悼著911的六週年, 重複播放著飛機撞擊的畫面.

破碎!

3 則留言:

AngelesC 提到...

I'm living to realize the cruelty of reality.
Everything just started, yet I want all to be ended already.

I've lost my mind. I've lost my mind.
My stability is shattered again and again like the replays of the tragedy on tv.
And rebuilding it isn't as easy as finding the rewind button on the remote.
If only there's a remote control for me.

匿名 提到...

九一一事件,雙子星崩裂的畫面歷歷在目,像閉上眼就可以感受到的心碎。
心碎其實是一個種很有深度的生物,只是名字被濫用,或許是我沒有同理心,每當聽見有人嘴裡吐出「心碎」這兩個字,總令人覺得言溢於情。
那是用來感受的,除了自己沒有別人可以明白的。真正心碎的人,不用吐出這兩個字,也能讓人感受他的不完整。
但我相信世界上的確存在著名叫心碎的生物,靠著吃人的心臟與靈魂生存。像體內的腫瘤一樣,在最初投注熱情時,就悄悄地寄生在心裡,利用沸騰的血液靜靜萌芽,隨著時間漸漸成長。
幸運的人被寄生後不會發病,反而因為長大的心碎壓迫到神經,截斷孤單悲傷到腦部的傳遞,過著瘋狂歡愉的生活。就像加了過剩辣椒的炒飯,儘管少了蔥花大蒜,一樣令人津津有味。
不幸運的人在某次意外後導致生長在體內的心碎爆裂,帶著熱情、輕快和你的腦內啡一起蒸發,留下暫時殘缺的身體和靈魂。
然而治療心碎的解藥,正如同哈利波特老梗的結局一樣,The truly master of death will be the one who has no fear to embrace it. A broken heart will be the same.
Work like you don't need the money.
Dance like nobody's watching.
Love like you've never been hurt.
我還在學習,因為我為了錢才去工作,有人看我才舞動,但我努力的不害怕去愛。

志伶最愛的雙子星 提到...


敢問這是槍哥的哥還是槍哥的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