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8月8日

:: the wonderful weird ::



從紐約飛到德州Austin, 飛了1,518英里, 5 hrs.
從台北到美國, 跨了太平洋, 飛了一個換日線, 大約是四部電影不打盹的時間. 一家人分散在兩個大陸三個時區. 花了很多時間在網路上找折扣機票這次才能在德州碰面.

上禮拜從紐約飛到Austin時, 想起這是曾經連續幾年的寒暑假都飛來, 出入次數比松山機場還頻繁的城市, 我們在德州的家. 從2003年開始, 一家人就沒有在同一塊大陸生活. 但總是覺得家人是在另一個家和其他的家人在一起. 直到去年爸爸工作結束, 今年妹妹申請上另外一個城市的博士班, 我們才正式搬離德州. 離開前, 四個人再一起去湖邊吃了 fish taco, 喝了咖啡, 那是去年我們慶祝母親節的咖啡店. 晚上再和妹妹去 sixth street喝一輪. 記得第一次去 Halcyon的時候, 妹妹跟我說, 這是GRE單字, 那時候我正要開始準備 RE考試, 覺得要是考到這單字我一定要來好好擁抱一下大鬍子酒保 Eric. 那天是妹妹的生日, 她喝得很醉. 她說halcyon是黃金年代的意思喔, 恩, 那感覺上是藝術史上面某個介在黑暗時代和洛可可之間的某個時期. 我總是不求甚解, 她也很醉, 我也不便多問. 一直到剛剛看了halcyon的網站才知道根本不是!

HALCYON (HAL-SEE-YON): ADJ - PEACEFUL, CAREFREE, UNTROUBLED


還好考試沒有考到這個字阿老妹, 不然我考完還會科科笑著沾沾自喜勒. 但不管是黃金年代還是寧靜的想像中的鳥, halcyon還是有最棒的 espresso martini. 酒保Eric已經升職為管理人員, 當天一起去的D姐和Nancy也早已離開德州, 我的martini 杯緣沾上了一圈巧克力醬, 不變的是, 巧克力醬還是被那個貪心的小孩搶去舔光了.

Angel& Her Apple Martini@ Halcyon.
Apple Martini

把握時間看了這個城市最後一眼, 然後奮力把一切家當搬上16呎長的貨車. 趕在午夜一點酒吧 last call前, 點了一個shake的mexican martini, 德州的完美結局.

從德州Austin 開到Iowa City, 開了1,038英里, 18 hrs.

然後是300 miles 到芝加哥, 然後各自回家. 從沒想像過這樣的模式真的發生在我們家. 飛到某處相聚數天, 接著飛回不同的城市, 進行不同的生活. 通常電影裡面的這種家庭組成是, 在亞洲當執行董事的父親和慈善基金會的母親, 在芝加哥律師樓的哥哥和在巴黎唸攝影的妹妹. 但我家只是退休二老和兩個還在校園庇蔭下的老學生而已. 目前一切都還是建立在爸爸的支持之下, 明年夏天之後, 不知道大家又會在哪? 希望下次見面不再是 tee+ short+ backpack, 而是business casual, 鄭博士和身體健康的四個人.

thanks for your wonderful weird and all the memories for our family, austin.



最後, 我妹收房間收出很多奇怪的道具, 我邊喝啤酒邊玩耍, 她在旁邊看得快氣炸了.
她男友的萬聖節頭套
DSC00201

我媽說我像泰勞
DSC00195

卷髮真風流
DSC00197

越南人愛喝米酒
DSC00206




6 則留言:

pe 提到...

這位老兄相當搞怪...
PS:第一張看起來很壯ㄟ..跟你聯想不起來

ERic 提到...

枯摟頭面罩力氣+3

rosi622 提到...

我覺得泰勞那張有像 哈哈哈:P

摳摳 提到...

可以叫您一聲肌肉棒子嗎?

shuu 提到...

平常還真看不出你強健的體魄~難怪是個稱職的搬家工!

ERic 提到...

怪了, 大家怎麼都對照片反應這麼大. 以後發文都要附一些不相關的圖嗎!?
而且那張應該是打光的關係, 請不要誤會了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