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1月9日

:: Big Apple -1 ::



我不知道自己對於這趟旅程會寫多少篇網誌, 於是用數字標題法亂入一下, 也許有天可以再有系統的分類出來, 也許就只有幾篇而已, 花哈哈.


反正這幾天感冒沒有完全好, 就趁開學前趕快把這幾天記錄一下吧!

先談談交通吧.


Northwest Airline:

TAIPEI- OSAKA- DETROIT- NEW YORK (JFK)

NEW YORK (JFK)- HOUSTON- AUSTIN


這次因為是用旅程兌換的西北免費機票, 所以可以選擇的時間很少, 甚至到了無法選擇的地步XD 八點半從中正機場出發, 入座後發現周圍的坐滿了老人旅行團, 是要去日本企投的, 早上八點多的飛機, 我本身昏昏欲睡的眼神和老先生老太太們的興奮神情呈現了很大的對比, 他們是早起去公園抬槓習慣了嗎, 把機艙也當公園了, 反正也是有茶有報紙. 沒關係, 我閉上眼睡我的覺, 重點來了, 空姐很緊張的跑來找老人團的導遊, 一位老江老先生不見了. 大家開始七嘴八舌的討論起早上有看到他呀, 然後居然給我聊到他兒子= =感覺大家更興奮了. Alas結果那位江先生跑去空位跟別人聊天了, 飛機就這樣折騰了好一陣子才起飛. 也開始我這一波多折的旅程. 我想我是不會推薦西北航空從台灣出發的航線了, 服務人員的品質爛到可以, 跟他們要杯水, 中年空服員大嬸她給我充耳不聞, 一點回應說好或是聽到了都沒有. 一直到我跟她要第三次她才口氣不好的跟我說: 聽到了! 去死吧中年更年期空姐.


等到了Osaka後, 變成我很興奮了, 煩瑣的再次檢查行李動作後, 我就興沖沖的跑去小賣店逛逛, 日文版的海賊王和死神耶, 喔耶反正看不懂, 然後好多泳裝雜誌, 午後紅茶還有各式各樣菓子. 沿著航廈走來走去, 才注意到同班機的台灣人一片愁雲慘霧. 原來底特律大雪, 飛機必須要delay了. 好吧, 反正我就攀附著NWA flight club外面的免費無限網路上網, 才剛跟爸爸skype完班機delay狀況, 他就發了天氣狀況的email轉給其他家人, 真是有效率呀老爸. 反常的一路一部電影都沒有看就睡到了Detroit, 隨身帶的村上隆藝術論是本廢渣, 難看死了. Detroit果然是大積雪, 飛機持續delay, 我也樂得在gate門口大睡特睡.


到了JFK已經比預定時間晚了一個小時, 快半夜一點才到. 應該是航班大亂的關係, 打電話給在台灣就預定好的super shuttle, 他居然跟我說要等一個半小時才有車, 那台車再給我在Manhatttan晃一個半小時我到哥大都凌晨三四點了吧. 當場cancel轉去搭小黃, 結果也是大排長龍. 一個黑人大叔跑來喊價, 我也在半推半就之下上了私家車, 後來想想其實有點危險, 被坑錢就算了, 被抓去BKLY Bridge丟下去林爸就凍死了. 還好四五十分鐘後順利到達在120街和Amsterdam Ave.


從紐約去德州的班機也是相當難搞, 半夜五點半起飛, 還好最後是shuu大力相挺, 一路陪我從upper west town-> JFK -> Flushing -> JFK. 哈哈, 也讓我見識到了紐約不只是Manhattan, 其實在Queens也有有趣的小店, 還賺到了場現場表演呢!


其實紐約的交通很方便, 地下鐵也沒有想像中的危險, 只是有點複雜罷了. 簡單的說北上就坐uptown南下就坐downtown, 黑點是local點, 白點是express, 記得要先看清楚自己要下的站快車有沒有停, 要不然又要浪費時間再重頭坐回頭車了. 單趟一趟是兩塊錢美金. 另外有兩種選擇: 一次儲值20塊可以坐12次, 或是24塊無限制一個禮拜. 我們每天都是這樣從哥大走出來穿過校園到1 train的116站, 往downtown走. 晚上天冷懶得走路就坐到72街轉搭公車一路回宿舍門口. 謝謝地陪大大耐心解釋地鐵地圖, 讓我很快上手 :)


到大站轉車雖然比較複雜, 要看清楚uptown還是downtown, 但是相對的人潮比較多, 街頭表演的藝人水準也比較高. 記得第一次要去東村喝珍奶的晚上, Nicole和我在Grand Central轉6 train, 看到了一組九個黑人組成的管樂隊, 很有soul呀, 超想跟旁邊的胖大叔一起搖擺的! 後來印象比較深刻的是個自彈電子琴唱歌翻白眼的黑人, 我還以為他是Ray Charles, 結果給他錢的時候他睜開眼了! 另外一組有double bass編制的Jazz也很有意思, 有一樂手一人同時吹兩隻小喇叭, 表演結束後我還看到他塞點錢給旁邊蓄雷鬼頭拿手鼓的別團樂手, 有點不好意思呀老兄搶了你生意的感覺.


有個晚上經過downtown的商業大樓, 那時大概五點多六點, 從摩天大樓裡湧出了著風衣的下班男女. 抬頭往上看著一格格或明或暗的大樓, 想像著在這邊工作的人們. 心裡會有種抱負, 好像很遠大的卻又近在眼前的衝勁. 紐約人, 最有資格說自己是metropolitan, 最頂尖的人留在這邊, 住在Mahattan的才是new yorker, 大風衣蓋不住那種自傲, 在地鐵站的藝術家們也有那種自傲, 連站在中央公園旁大樓的門房先生身上也有, 令人羨慕.


有天, 我們分開旅行. 我獨自坐著1 train要去times Sq轉7 train前往在Queen的PS1. 電車上坐著一排黑鞋男子, 有西裝筆挺的商務人士, 有穿sport jacket的老墨, 背包背超高的學生. 當我正偷偷觀察各式紐約客的共通點時, 車門打開對面月台停下了一台2 train. 當下沒有思考反射性的衝向那台車, 因為那是台express train. 上了車, 我微笑了, 自以為是半個紐約客.


















2 則留言:

莎拉 提到...

低ㄦ艾瑞克,看起來你在米國很愜意啊...我在台灣做到想翻桌...那個本人的PROACTIVE預計什麼時候抵台啊~臉已經爛到要去刷油漆才蓋得住啦!快點約個時間來聊sKYPE...啦~有八卦要來爆要來爆!!嘿嘿..等你喔

9小姐 提到...

哈哈哈 我最喜歡你的"去死吧中年更年期空姐"真的有點貼切,感覺你在大蘋果裡面玩的很開心,害我都想再去一次大蘋果囉...不過今年應該還是會考慮去"羅斯安就斯",到時候再把照片跟你們分享吧...